電話:0755-82969009
企業動態/ 媒體報道/ 設計三人行:淺談室內設計創意

2014-04-23 22:10:17設計三人行:淺談室內設計創意


前言:

由深圳A963中華室內設計師網、時代空間雜誌社共同舉辦的設計三人行活動於4月份在深圳舉行。本次活動共邀請了尚邦設計潘旭強潘東冬、辛視設計辛軍、朗昇設計袁靜共四位資深設計總監,歷時約120分鐘,大家圍繞室內設計創意這一主題,就當前室設計行業的發展趨勢、行業狀況,以及室內設計創意高度、創意來源與創意要素的暢談了自己的精闢觀點,每位設計師還從自己多年的工作經驗中總結別墅設計、商業設計對創意要求,以及尋求創意的方法、感受等。下為本次三人行交流活動的主要內容。


欄目編輯:余京,特邀主持:潘旭強

嘉賓設計師:

辛 軍:深圳市辛視設計有限公司 設計總監

袁 靜:朗昇設計 設計總監

潘東冬:深圳市尚邦裝飾設計工程有限公司 設計總監




余京:創意,是室內設計的核心,沒有好的創意,也就沒有好的室內設計作品,沒有創意的設計師也不是一位優秀的設計師。在我們生活的環境中,我們每時每刻都可以感受到創意的存在,大自然的創意、人的創意層出不窮。我們也每天都可以聽到「創意」這個簡單的詞彙:創意獎、創意產業、創意方案、創意空間、創意婚禮等等。

創意表現在室內設計中尤為重要。中國室內設計的這幾十年的發展,逐步開始追求一個創意的表達和實施階段。在未來,創意也依舊是設計行業的主旋律。本期《三人行》欄目邀請到幾位設計師一起來聊聊有關室內設計創意。


潘旭強:首先歡迎幾位設計師和媒體工作人員的到來,今天我們所說的話題是關於創意的,首先我不想把創意分得太詳細,我們可以就創意在整個設計的一個方向跟它的作用性以及創意目前在行業當中是怎樣的狀況,我們大家可以就各自的理解共同探討交流下。創意在設計行業領域非常重要,這是我們大家都清楚的,好的設計作品必定也是有好的創意在裡面的。就我了解,在夜場設計中,這點更加明顯。袁工和辛工兩位本身就是做夜場設計的,首先可以談談自己的看法。


袁靜:我感覺是,目前在中國創意不僅是室內設計需要,在別的行業也是迫切需要的。短短的三十多年改革開放,讓我們接觸了很多新的東西,包括計算機、汽車、手機等,這些都是從歐美那邊傳過來的。歐美走過了幾百年的資本主義發展的歷史。而目前,我們是在短短的三十多年的時間裡接觸別人幾百年發展起來的文明。當初我來深圳的時候,感覺什麼都是新的,在這個環境中,自己也在迫使自己不斷地提高自己,在做設計的過程中也是在不斷地反思之前自己沒有接觸過的東西。創意都是為了改善人們的生活,目前,我們的生活已經改善了很多,但是跟國際上發達國家相比,我們還是有很大的差距。但是,也要肯定我們目前取得的成績,老百姓的生活也是得到了改善。只是說,時尚流行的和表面的符號性的東西看得太多了,慢慢地就讓人們覺得應該做一些真正的自己的東西。2011年,我參加過學會的年會,好像又陷入了另一種符號一樣,年會上的分享的作品95%都是中式風格的,可是,這種中式風格的東西又好像是符號化的、表面化的、形式化的,類似這些作品特別多。


潘東冬:就是說少了一些特別的東西,更多的是流於表面和形式的東西。

袁靜:是的,少了一些有高度、有深度的東西。我感覺還是要從人的生活質量的改善和生活方式的改變上來動腦筋,真正去做到「以人為本」,而不是簡單地追求東方的東西,這些都是符號化的。


潘東冬:在商業設計中,創意表現在了很多人們覺得很重要的空間上,而有很多地方沒有太多人去注意,而實際上這些地方也是非常重要的,比如說,地下停車場。到現在為止,我沒有見過幾個地下停車場的標示性是非常清晰的,很多都不夠人性化。我去很多的地下停車場,進去的時候始終是先看電梯在哪裡,然後又要考慮怎麼走到某個區域,好像沒有太多人會設計,也沒有人會想到那麼多。實際上,完全可以結合標示,結合色彩,結合圖案,把整個不同區域分區來搞清楚,比如說,離地面越深,顏色就越鮮艷,給人一種從上往下的心理提示。就目前來說,好像沒有太多人去注意這些東西。這些創意的東西在這些看似不起眼的方面可以下點功夫,這也是「以人為本」的,讓人從進入地下停車場開始就進入到了一個氛圍當中。現在的停車場設計感覺還是脫節的,當我們進到地下停車場的時候就讓人迷亂了,感覺和外面是兩個世界。


袁靜:確實像你說的這樣,在深圳,只有幾個大的商場才比較清晰,比如說萬象城。其他的下去了找車都找不着。

潘東冬:對,其實我們設計的東西應該在這上面花點功夫,就目前來說,太多的東西被忽略掉了,而這些忽略掉的正是「以人為本」的體現。

辛軍:中國的設計產業現在處於一個初始階段,很多東西的落實需要有基礎,在我們的生活還處於一個基本生活水平的時候,人們就沒有渴望太多的創意的東西,最開始,人們都在關心吃飯的問題。如同你們剛說的,中國發展的時間比較短,雖然時間短暫,但是我們的發展速度還是挺快的。歐洲早在一百多年前就開始有高質量的生活了,他們有豪華的汽車,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沒有拿得出手的汽車。

潘旭強:我們是先模仿。


辛軍:模仿也是一個正常的現象,我們沒有經歷過一些東西,就要先學,在學的過程當中去進步。我大概是1993年接觸這個設計行業,當時很多公司剛剛進入中國,像梁志天這樣的接觸設計幾十年了,我們才多少年?幾年到十年,別人幾十年所積累的東西和我們接觸十年的東西是不一樣的,所以他們有條件去玩創意。當我們的生活經有了某些經歷的識貨,我們才有能力去玩創意。我們現在所謂的「創意」,都是很商業化的。剛剛你們提到商場地下停車場的設計問題,裡面好多東西是非常商業化的,比較有知名品牌的大公司接過來,別人不管公司是不是做這個東西的,是不是這個專業。剛剛提到地下停車場非常有意思,現在的地下停車場往往進去都是灰濛濛的感覺。每次我進入地下停車場總會有一種讓人心灰意冷的感覺,沒有親切感。我們看過一些西方的設計,他們在停車場設計中通常是把標示色彩斑斕地表現了出來。

潘東冬:西方主要是用塗料,第一,主要是塗料便宜;第二,他們在整個色彩的表現上可以有很多東西出來,帶來有很多不一樣的效果。

辛軍:他們也是經歷過這樣一個積累的時代的。


潘旭強:目前的狀態是,設計行業才剛剛開始,剛剛舉例子說停車場,是在說明我們還沒有完全填滿整個生活空間。創意是人對每樣事物的理解以後再提煉出來的,有些領域還沒有填滿,還需要時間。我做設計相對早點,1997年開始做,做創意首先是要有興趣,到目前經過十多年的積累,才能去慢慢把我們想做的案例融合進去一些創意的東西,剛開始的時候,是沒有辦法的,因為我們的閱歷不夠。但是隨着設計師生活閱歷的慢慢增加,有創意的設計也會慢慢增多。現在,我們可以更多地將我們所掌握的信息進行加工提煉,然後提供給客人,為客人服務。我舉一個例子,我2003、2004年的時候,我做設計首先從房子入手,我經常會想,一些小房子怎麼做才會有不一樣的感覺,首先要找到能接受自己的理念的客戶,其次要考慮有沒有這樣的戶型。我本來家裡有房子,但是我後來自己買了一套一房一廳的房。我就做了很多的改造,做了天台花園,做了酒吧,做了樂器房等。房間很小,但是我做了一些處理後,整個空間就讓人感覺很舒服。我意思是我們設計中的一些創意是在生活和經驗的提煉,很多是在嘗試中獲得的。沒有生活積累,你的創意是不成功的,對客戶是沒有任何作用的。

袁靜:創意不僅僅需要靈感,我們需要一些理性的思維去慢慢把它實現。


潘旭強:我們經營公司面對着這樣一個問題,剛畢業的同學,他們分兩種。一種是很保守地去做,完全沒感覺,另外一種是有想法但是不符合現實的做法。要我選擇的話,我寧可選有創意理念在裡面的,像這樣的人,即使他們很多想法不符合現實,但是等到他們有了一定的生活閱歷之後,就是很多不錯的創意點子。所以創意的前提是有生活閱歷,有你的基礎,然後再去演繹出來。

袁靜:我們大多數人現在也是在經歷這個積累過程。

潘旭強:對,這個很漫長。只要積累到一定的程度,創意的點子就會很自然的呈現在我們的腦子裡。創意靈感的獲得有時候是不經意之間的。或許哪天早上起來就會找到靈感,或者放下手上的事去咖啡廳坐坐看看雜誌就會產生靈感。這是因為我們一直在思考項目的重要性,我們一直在考慮,所以我們的思想和積累的經驗會反饋出來,不是說我們是天才,什麼都不經歷就產生了靈感。如果說的比較唯心主義點,靈感可能是上天看我們辛苦就給了我們靈感。靈感是一剎那的,但是積累的過程是漫長的。


潘東冬:我們現在講的創意,除了室內設計本身的設計之外,已經不再局限於一個天花、立面的處理。可能還需要抽離出來從另一個高度去看這個創意,包括主題和賣點。設計中的創意,除了影響室內設計本身之外,還可能改變人們的生活模式,或者給人不一樣的體驗,小到一個產品,大到一個住宅空間,或者商業空間。我看過一個節目,大家都知道菲力浦?斯達克,他既做產品設計也做室內設計。他就教一幫學生,他仿造的就是國外的那種節目,每期有不同的學生,每一期節目就選擇一個人。有一個女學生,她做工業創意產品,她做了一個水錶,這個水錶可以幫你算出來每天用了多少水花了多少錢。我覺得這個創意就是非常好的創意,菲力浦?斯達克是那種個性很鮮明的人,很多人被他挑刺,但是看到這個創意之後,他就說,你這個東西可以直接去申請專利。因為這個真的是「以人為本」的創意設計,可以讓人知道自己每天用了多少水花了多少錢。從環保上說,也可以改變一個人的用水的模式,這已經不僅僅是產品本身好不好的原因了,而是有一個深層次的東西在它背後。

辛軍:這個是功能上體現出人性化的創意設計。

潘東冬:是的,這個東西出來之後,除了設計本身給人美觀之外,再功能上也能夠改變人們的生活模式和工作模式。


辛軍:這個實際上就是環保的理念的實踐,這個設計是在提醒大家去關注環保,提醒大家節約用水。剛你講的這個創意其實是功能上的,你剛說的停車場的例子也是如此,停車場其實也是一個很重要的方面,但是我們現在的環境可能就是一個商業設計為主導的環境,設計師接過一個項目,首先可能考慮的就是大堂、洗手間、走道,而把停車場給忽略了,很多人第一步經歷的反而是停車場。

潘東冬:商業設計牽涉到的部門很多,做結構的,做室內的,做景觀的,做水電的,所有這些結合在一起做難免會有忽略的地方。建築做完之後,覺得其中某個方面是室內設計師做的,而室內設計師又覺得這塊不需要自己做。

辛軍:這是一個盲區,這點在國外分得比較清楚。

潘東冬:國外很重視這塊,他們的模式很完善,中國香港也是如此。


袁靜:國外每年都會有一個創意的評比,我看過劉小康的一個演講,去年的一些獲獎作品,都是那種很小的,但是確實能夠解決人們實實在在的生活問題的設計,成本也很低。比如說,用那種東南亞的竹鞭做的燈具、或者一些包裝袋、保鮮袋等,這些都是一些很小的東西。

辛軍:我們的創意都是為了生活,不涉及「大」和「小」的問題,就如剛說的水錶的問題,真的很貼近生活。

潘旭強:從我們做室內設計的角度來說,創意很多時候需要我們換位元去思考,這樣靈感創意容易出來。

辛軍:你們說的都是空間的創意,像我們做娛樂的,公共空間的創意發揮的空間可能更大一點。

潘東冬:道理是一樣的,你們做夜場設計,我們做別墅設計,總有一個東西可以讓我們跳出來,然後在另外一個框架、主題下把我們的創意融進去,然後鋪展開。比如說,你有一個主題,做酒店設計也好,KTV設計也好,有可能你會放一個主題進去,然後根據這個主題再去發揮,這就是說我們做的不是一個局部的創意,而是跳出來圍繞這一個主題去服務。比如說,我們有個項目很有意思,是以蘋果為例子,甲方那裡是一處海濱別墅,資源是非常稀缺的,面海靠山,可能有十幾二十棟,我們去談的時候,這個客戶的想法是希望有點中式的味道在裡面,然後有點像普吉島度假酒店那種風格,這個客戶對建築也了解,他也能接受一些新的東西。我們在考慮的時候不是從具體的平面布局來談,而是希望站在一個更高的高度去談。我們想要一個什麼呢?我以蘋果為例子,蘋果做一個手機出來,三星、摩托羅拉都在做,為什麼大家都去買蘋果呢?蘋果公司做一個產品不是為了迎合一些人的需要,而是通過做一個產品出來去改變人們,讓用戶去接受他們。我就想,我要在我幫客戶做的這套別墅裡面加入點有特點的東西。所以考慮就給他定了一個主題,這個主題可能是一個「Party」,有多功能廳,有影視廳,有Spa。客戶希望有派對的氛圍在裡面,那我們就想,可以將這個派對進行放大,變成一個主題,變成一個賣點,也就是說,去改變住進來的業主的生活模式,而不是去迎合住進來的人的生活模式,並且有可能將工作和生活進行很好地結合起來。因為這個派對牽扯到很多,比如說你開Party狂歡也是一種,然後有球賽大家聚在一起看,這也是一種,也可以把這個地方借出來給別人做一個品牌的交流會用,也可以是一種朋友之間的小型聚會,或者是跟同事、客戶之間的一些主題的交流,它有很多不同的場合、氛圍在裡面。那我們怎麼把功能性放大?我們單獨拿出一間將他放大,可以加入一些智慧的科技的元素在裡面。比如說,電梯可以跟香港W酒店那樣,地面是一個LED屏,有客人來的時候,在上面可以寫上歡迎語,早上起來的時候,寫上「早安」,可以中文,也可以英文。這些智慧化的東西讓人進來的時候就會感覺到這是一個以派對為主題的空間,可能會吸引到一部分人。客人住在這裡就會感覺到在這裡除了有很好的生活資源之外,也有很好的適合開派對的生活模式在其中,而且這種生活模式可以改變他的某些生活習慣,可以把工作和私人生活結合得非常好,我覺得這樣跟甲方講就會比單純講平面怎麼布局來得有新意些。因為其他的設計師也是在做這個東西,浴缸放在哪裡,大家都在這麼做,太拘泥於一些以前的東西了,完全可以跳出來的,雖然這些甲方很多都是年紀比較大的,但是他們也都願意拿出一兩間去嘗試放一些新的東西。


辛軍:現在的商業設計確實需要賣點,就像你說的,我們需要的也不再是基本的東西,而是需要一些更新鮮的東西去吸引別人,這個不僅是設計的創意能力。

潘東冬:就像夜場的某些東西,就相當於改變某些體驗。我相當於是把功能性的東西拿出來然後放大,作為一個賣點。

袁靜:這種創意以後應該是主流。

潘旭強:創意也分大和小,大的是功能化方面的,小的就很局部的造型、色彩搭配等。

袁靜:這就是「提升」,在原有的基礎上進行提升。


潘東冬:我認識一個長輩,他原先是演員,和劉曉慶一起拍過《芙蓉鎮》,在片子中飾演她的老公。他娶了一個老婆,是比利時人,是做珠寶的,倆人住在北京。他們租了一個廟,這個廟就是四合院那樣的,是二級文化保護遺產,他不能大改,他拿來用,就是把工作和生活結合得非常好,把那裡租給別人開品牌發布會什麼的。他可以很私人,也可以跟工作相結合,充分利用了自己的建築的功能的特點,然後放大,做成了一個公私結合的空間。就像你們做夜場,也有這樣的因素在裡面。

潘旭強:大家在自己的設計經歷中,有怎樣的創意實踐的?

袁 靜:我們在做歡樂頌KTV設計時,這個項目是客人第一次投資,所以顯得比較保守,在設計中能省則省,做第二次提升品牌的時候,我就做了十五個體驗式的主題KTV設計房間,這個在當時的市面上應該還是沒有的。不同的房間有不同的國家的氛圍在裡面,15個房間,就有15個不同的主題房間。比如說,西班牙房,就以鬥牛士等元素表現,將這種國家的文化融合進去,天花是三個女人跳舞的照片,整個看上去看新鮮。這是一種功能性改變,有一種體驗式的創意在裡面,這種創意也使他的經營得到了改善。


潘東冬:創意首先是提高到一個高度,然後安排一個主題之後,升華到更多的細節之中。

潘旭強:這就是定位。

袁靜:很多人看到這個之後覺得有意思,說下次還會來體驗。

潘旭強:這就是利用人的心理,體驗完一個之後,還會想體驗第二個,一共15個,如果可以,他們願意每個都去體驗下,這對經營者來說,是非常有利的。

袁靜:是的,我們有個KTV設計項目,便是鑽石為主題設計,如剛說的那樣,把一個主題做到極致,包括茶几的形狀,天花的形式,都以鑽石的這種折面去做。這也是一種實踐,我總覺得,創意是需要結合項目本身的,不能過於天馬行空。


潘旭強:在為客戶提供設計服務的時候,把客人的需求以及最終的結果給他,只是在創意的過程中,我可以去添加我的創意元素在裡面,就像一個歌手,他們第一場碟子往往是最好聽的,到了中期,有了一定名氣之後,他會很商業化,你會發現,在十來首歌曲的專輯裡面,有兩首是我們最喜歡的,這就是他們的靈魂。我們做設計也是一樣,要有一個比例和一個平衡。

袁靜:在目前這個市場來講,十來個項目有一兩個讓自己滿意的項目就不錯了,知名度越來越高的時候,設計師的把控能力也越來越高。比如說,我們做了一個場子非常成功,新的客戶來找我們的時候,只要是在他們預算的範圍內,他們就會說,你替我把控吧。

辛軍:剛袁工說的歡樂頌KTV我去過,確實挺好的。現在的夜場都走到內地去了,你會發現內地的總體挺落後的。很多客人都會到深圳這些地方來考察。深圳總體的東西把控得比較好。創意,有時候不僅僅是設計上的成功,有時候是經營者把控的成功,首先客戶對你的信任度提高了之後,給你的創意的空間就大了一點。要做好這麼一個點,當你得到信任度之後才會有空間去做創意。這個也是自己去爭取的。剛剛我們說,做夜店,天馬行空也是表面說的,很多都是非常嚴格的,比如說消防的,就需要把控得非常嚴格。


潘旭強:上海、北京是最嚴格的,這個限制了我們在材料上的發揮。

辛軍:雖然我們中國在拼命控制安全問題,但是安全的裝飾材料非常缺乏,要出新的安全的能夠達到防火的要求材料才行,所以我們做娛樂的時候,拼命控制,但是發現能用的材料太少了。除了石膏板,連玻璃都不方便用,玻璃還有個木的底,所以很多材料都是鐵皮、磚、不鏽鋼,全部是不燃的材料。2003年的時候,消防監管沒那個嚴格,那個時候只要是能想到的,都可以用。現在就不行了,設計師的手法也都收斂了點。KTV慢慢就有了商務酒店式的感覺,這個本身是行業模式的影響。

潘旭強:大家的室內設計的創意途徑是怎樣的?創意怎麼來?

辛軍:我想還是源於生活,比如說,偶然看到一個小孩吃的巧克力的顏色,然後就可以運用起來,作為一個點延伸、運用到設計中。再有,我們看電影,看到非常好的電影的空間的場景,有時候也會給我們啟發,然後用到自己的設計中。我感覺靈感的來源是一個點的東西,而我們做設計已經具備了基礎,我們做一個什麼空間,是在基礎的東西具備的時候再去找一些元素,巧克力也好,花也好,民族文化的東西都可以。

潘東冬:我覺得就是多看多想多體驗,就會發現一些細節的東西,這些東西都可以給你靈感。


潘旭強:大的想法都一樣,需要從生活的細節去發掘,我跟同事往往這麼說,下班回家看電視可以,要看一些好的電視,看看好的電影的背景,包括我們去哪裡,看什麼書也好,生活的每點都是值得發掘的。就看我們如何去運用,所以我覺得發掘很重要,多去關注細節的東西,換位思考,然後轉變成我們設計師要的靈感題材。我們是室內設計,但是包括平面、服裝都可以給我們影響。很多東西在藝術界裡是通用的。很多大的設計師,可以去做工業設計、廣告設計、珠寶設計、服裝設計,他把他的知識已經灌輸在自己的腦子裡了,隨時都可以發掘出來,這是需要漫長的時間去積累和不斷學習才能實現的。

袁靜:創意的獲得要靠平常多接觸生活周圍的東西,比如你閱讀的書籍,然後結合自己的項目,創意要想到更深一層,可能是別人沒有做過,自己以前也沒有嘗試過的,但是這個東西要經過理性分析。

潘旭強:要過濾出來,再才去使用。

余京:現在創意也分很多不同的層次,有的創意可以直接用到設計之中,但有沒有這樣的情況出現,我們覺得某個東西非常好,我們也過濾過的,會不會出現客戶接受不了的情況?

潘旭強:有這樣的情況,但我覺得,我從業這麼長時間,我的客戶已經達到一定的層次了。第二,客戶來找你去為他做設計的時候,他就會信任你,這種信任是在溝通為前提之下的產生的。我剛接觸一個別墅設計的客戶,我跟他的接觸很簡單,他把什麼事情都交給我,很信任我,但是我會把重點的東西和他先溝通,給他大方向的概念,細節不會去跟他溝通太多,作為我們來說,我們要給他一種生活方式,我們很清楚。我要給他創意,首先我要了解客戶的性格,在之前就已經知道了行不行。


辛軍:這就是一個創意的平衡點,你這個新鮮的東西是什麼東西,跟我要用的地方怎麼去找到平衡點,在我理解是這樣的。

袁靜:我想引用一個電影的事情來講,就像我們一直在做動畫片,《功夫熊貓》完全是很中國化的元素,做得我們中國人都接受。我們作為從業者本身,還需要去把事情做到一定的高度。客戶有他的眼光來判斷你的設計的,我們一定要分析他的心理需求是怎樣的。

潘旭強:我們尊重客戶的想法,但是也不會完全按照客人的想法去做,在跟他溝通之前就已經在過濾了。

潘東冬:總體來將,我覺得創意無處不在,就看你怎麼去發掘了。

辛軍:你只有在做到更高的層次之後才會有更高的層次的東西出來,你才會想更多的突破的東西。

袁靜:認真做好自己的每一個項目,儘可能在實現自我的時候滿足客戶的需求。想得更深點,不要局限於當今社會正在流行的固有的風格符號。

潘旭強:歸納下就是空間有限,創意無限。非常感謝大家參加今天的欄目,謝謝!

XXXXXXX